彭德怀一生中的两个“女儿”, 黄岁新和左太北, 后来怎么样了

彭老总作为新中国的开国元勋,提起他的名字并不让人感到陌生,但若是提起彭老总的女儿,便有些疑惑了。

彭老总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党和人民,史料中并未记载彭老总有子女,那么说彭老总有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其中的两个女儿黄岁新和左太北又是谁?孩子后来又如何了?

彭德怀

彭家的“小同志”

彭老总作为开国元帅,家中却是有一群“小同志”,更是将这些小同志视如己出,并对其言传身教,资助他们上学读书。

他们又是谁?

除去自家亲戚的孩子,烈士的孩子基本上与彭德怀都有着父子情谊。

除去自家亲戚孩子之外,还有红三军的军长黄公略的女儿黄岁新、红军陈毅安的儿子陈晃明、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女儿左太北,以及任弼时的儿子任远远等等。

彭德怀

后人都将彭家这般景象称之为“大元帅”与“小同志”。

可以说,彭老总将自己作为父亲的爱意全部给了几个孩子,而黄岁新和左太北便是男孩堆中仅有的两个女孩。

黄岁新与左太北又是如何与彭老总相识的?

1931年1月23日,距离新年不过只剩下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漫天的白雪及寒风在中华大地上肆虐。

在湘乡桂花乡的一个偏僻的农舍里,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了冷风下的寂静。

这便是黄岁新。

黄公略

而彼时黄岁新的父亲黄公略正率领红军战士在井冈山下与国民党的反动派进行战斗。

还没见过自己的女儿,八个月后便在战争中牺牲了。

这位红军将领的去世令众人开始对其亲人展开大面积的搜寻,为了找到黄公略的妻女,中央多次派人到湖南去寻找,但因为是战乱年代,加上当时通讯并不发达,寻找这对母女便成了一大难事。

但彭老总并不放弃,这是他战友的亲人,他不能放弃寻找的一线生机,为了抓紧找到这对母女,彭老总还专门叫来家中的亲戚一同前去帮忙。

一直杳无音信的母女终是在湖南和平解放之后出现了。

彭德怀

在彭老总家人以及当地政府的共同帮助下,彭老总找到了这对母女,并将这对母女接到北京来。

并告知刘玉英母女,党一定不会亏待烈士亲人的。

就这样,母女俩便在北京住下了,除去党提供的帮助之外,彭老总一直在资助这对母女俩。

1939年,黄岁新正在读小学三年级,因为母女两人日子过得很是紧巴,除去生活的费用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钱财能为黄岁新缴纳学费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彭老总专门差人给刘玉英送来四百元,不仅缓解了母女俩的生活经济压力,最重要的是把孩子的学费给续上了。

黄岁新、刘玉英

彼时的黄岁新便对这个彭叔叔印象深刻。

而这笔钱是武汉各界捐赠给作为抗日将领彭老总的慰劳费,一共是八百元,给了寄给黄岁新四百元,寄给烈士陈毅安的儿子陈晃明四百元。

但彼时的彭老总与母女俩只是通过将士中间传信知道彼此,事实上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四百元的资助还只是彭老总资助的其中一次,因为刘玉英身体不好的缘故,在中央的安排下几次去到医院进行疗养,这其中的资助彭老总也是没落下。

日子也是一天天的过,对于彭老总的惦念始终在黄岁新的心中扎根。

但常年征战沙场的彭老总哪里有时间,见面也一直耽搁着。

彭德怀

直到黄岁新十八岁的年纪,终是再次见到了彭老总。

1949年底黄岁新看到了彭老总进京的消息,便立马跑到中南海希望能够见到彭老总一面。

但因为要核实身份,三天之后,黄岁新才见到彭老总,看着眼前长成大姑娘的彭老总,也很是激动,黄岁新也是满含热泪:“我很想你啊,彭伯伯。”

彭老总也很是激动,连忙拉着黄岁新听她讲述这些年的生活。

专门给黄岁新准备了一套崭新的学习工具,并且还特意拿过自己不舍得穿的全新衬衣给黄岁新。

彭德怀

1950年,彭老总终是与刘玉英母女再次见上了一面,见到资助自己多年的彭老总,刘玉英落泪了:“谢谢,真的谢谢。”

“哪里的话,公略是个好战士,岁新是个好孩子,我照顾是应该的,您要坚强地活着。”

“让岁新给您当女儿吧。”刘玉英知道彭老总没有孩子,这些年母女俩又是靠借彭老总的资助,也便向彭老总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彭老总一番苦笑道:“你就这一个女儿还送人,怎么舍得呢?做半个女儿吧。”

即使彭老总这般讲述,但却是将黄岁新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子来看待。

自那之后,黄岁新不管是升学亦或是结婚生孩子,彭老总均是黄岁新人生路上的指路人。

后来毕业后的黄岁新便跟着丈夫去到中科院科学出版社工作,两人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在黄岁新的眼中,彭老总永远是那个自己称之为父亲的长辈。

而与左太北又是如何相识的呢?

这还要从一场撮合的婚姻讲起。

他永远是我的父亲

左权与彭老总两人是老乡,只是入党的时间不同,但是论打仗,两人在外人看来便是一对互补的好搭档。

左权因为留过学的关系,所以对于战术理论方面颇有自己的建树,而彭老总在军事时间方面颇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所以两人的搭档便是军中的一把利剑。

但左权因为过度将自己的生活全部放在军事战略上,故而忽视了自己的生活让一旁的彭老总和朱老总两人很是着急。

仗也要打,但日子也要过,于是朱老总与彭老总两人便开始为左权张罗相亲对象。

左权

很快在1939年的间隙,一位代表中央妇委讲话的女子刘志兰进入了朱老总与彭老总两人的视线。

刘志兰谈吐得当,思维缜密,落落大方,朱老总如何看都与左权很是相配,便开始做两人之间的牵线人。

彭老总也在一边做左权的思想工作,在两人的撮合下,左权与刘志兰两人结为了夫妻。

1940年5月,两人的孩子便出生了,彼时的左权因为带兵打仗的缘故,是彭老总及其夫人去医院探望的。

后来左权也只是与女儿左太北相处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便是阴阳两隔,父女两人永远地分开了。

1942年5月,日军大量军队向八路军指挥部队袭来,组偶按带兵负责阻断敌人的前进,就在这时一颗炮弹落在了左权身边,就在高喊着让众人离开的同时,第二颗炮弹落在了左权身边。

左权头部、胸部全部中弹,左权当场身亡,终年不过三十七岁。

同为革命战士的妻子刘志兰很是悲痛,希望靠借自己的力量为革命献身,故而将年幼的左太北交给了托儿所,幼儿的左太北可以说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刘志兰、左太北、左权

在托儿所的时间里,彭老总与夫人得空了便会去到托儿所看望左太北,并且给左太北带些衣裳和吃的,可以说,彭老总与夫人在左太北心中是不一样的存在。

也让年幼的左太北短暂地感受到被爸爸辈的长辈关心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到了大学,这样“父爱”的感觉也便更深了。

大学在北京上学的左太北与黄岁新一样时不时在彭老总家住下,在彭老总家住下的那段日子,彭老总不让他们花一分钱,甚至还帮他们攒钱。

因为烈士子女每个月有补贴二十块钱的原因,彭老总亲自帮每个孩子存在他们单独的账户上,就是担心有一天孩子用钱来不及,好歹有个照应。

彭德怀

彭老总的关心也让左太北感受到父爱的感觉,也是在彭老总的帮助下,左太北对于自己的父亲左权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左太北还称自己事实上有两个父亲。

大概是烈士之后的缘故,左太北对于进入军事院校很是渴望,故而将自己的想法告知给了彭老总,彭老总也很是支持。

左太北进入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毕业后的左太北更加明确了自己想要成为向父亲那般为党奉献自己力量的共产党人,在1965年毕业之后,左太北便先后在国家经委、航空航天等单位工作过。

晚年左太北

晚年的左太北更是将自己的积蓄全部捐给生活困苦的人,为改善百姓的生活做了许多实事。

而彭老总在一堆男娃娃当中,对黄岁新与左太北两个女娃最是“宠溺”,只要发下来衣服料子,便总会在第一时间给两个女娃裁成两件衣裳。

在上学期间给孩子发资金补助的时候,也是给两个女娃最频繁。当然男娃们也并非亏待着。

彭老总虽一生没有儿女,但不管是彭家的后代也好亦或是战士的儿女也罢,彭老总均是视如己出,好生照顾。

彭德怀

也是在彭老总的悉心教导下,彭老总家的“小同志们”一个个成为了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也如左太北等人讲述的那般一样:“他是我们永远的父亲。”

向伟大的彭老总致敬。


posted @ posted @ 22-09-24 01:21  admin  阅读量:
趣购彩平台,趣购彩官网,趣购彩网址,趣购彩下载,趣购彩app,趣购彩开户,趣购彩投注,趣购彩购彩,趣购彩注册,趣购彩登录,趣购彩邀请码,趣购彩技巧,趣购彩手机版,趣购彩靠谱吗,趣购彩走势图,趣购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趣购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